厦门市鹭海龙房地产策划代理有限公司与厦门市湖里区建设局城乡建设行政管理:其他(城建)一审行政判决书

(2017)闽0206行初10号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

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7)闽0206行初10号
原告厦门市鹭海龙房地产策划代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厦门市湖里区园山南路798号综合楼2楼B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50206705445878N。
法定代表人张晓薇。
被告厦门市湖里区建设局,住所地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枋湖南路161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350206004161450J。
负责人郭晓平,局长。
委托代理人卢先亮,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陈雪,福建英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厦门市鹭海龙房地产策划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鹭海龙公司)不服被告厦门市湖里区建设局政府信息公开一案,于2017年10月8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7年10月9日立案后,于2017年10月11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1月2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法定代表人张晓薇,被告委托代理人卢先亮、陈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6年12月15日,原告鹭海龙公司向被告厦门市湖里区建设局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申请公开:“2003年4月已经办理的厦门市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湖盛工贸厂房)的《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2017年1月6日,被告厦门市湖里区建设局作出《厦门市湖里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告知书》(厦湖公开【2016】13号)(以下简称《告知书》),答复:鹭海龙公司申请公开“2003年4月已经办理的厦门市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湖盛工贸厂房)的《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经查我局未制定也未保存该信息。原告不服该答复书,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原告厦门市鹭海龙房地产策划代理有限公司诉称:
一、原告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攸关原告切身利益。
2010年厦门9.8贸洽会,湖里区政府把辖区内位于忠仑社76-77号建筑物(厦门市湖盛工贸有限公司工业厂房)拿出来招商引资,湖里区政府江头街道办与原告签署了《合作意向书》,双方协商一致,将该项目开发为商贸酒店(厦门鹭海龙宾馆)及配套服务。并且,湖里区江头街道办事处还指定厦门金大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与原告签署了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场所的租赁合同。原告在该建筑中按特种行业的标准陆续投资5000多万元建成了鹭海龙美食城、鹭海龙宾馆等项目。当原告要办理该建筑的使用功能变更规划许可手续时,相关政府职能部门出具的证据认定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是违法建设,不能办理相关证照,致使原告难以正常经营,合法权益也得不到确认和主张。
在厦门金大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发起诉讼的法院系统中,不论一审湖里区法院、二审厦门市中院还是省高院、检察院均是依据已经办理的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而作出判决认定:“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建筑物(湖盛工贸厂房)始建于上世纪90年代。此后在2003年4月22日,厦门市湖盛工贸有限公司为讼争租赁物办理了《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并得到建设主管部门湖里区建设局同意。由此可见,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建筑的规划是历史遗留的问题,但已经办理了《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虽然不符合厦门市的现有规划,但相关规划部门和执法部门对该建筑物的使用现状尚无提出异议,默认该建筑物的有效存在。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城镇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出租人就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建设的房屋,与承租人订立的租赁合同无效。但在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者经主管部门批准建设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有效’的规定,讼争建筑已经办理了补办手续,应视为经主管部门批准建设,是合法建筑。”
相关法院(民事诉讼)是基于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已经办理了《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并得到湖里区建设局的同意,进而认定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建筑物(湖盛工贸厂房)是合法建筑。因此,厦门市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已经办理的《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是认定该建筑物是否已经建设主管部门批准建设的关键,是该建筑物合法与否的依据,更是该项目能否办理规划变更及成功经营下去的根本。即原告所申请公开的“已经办理的厦门市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攸关到原告的实体权益。
二、原告申请公开的是客观存在的政府信息。
相关法院(民事诉讼)一致认定:“厦门市湖盛工贸有限公司到建设主管部门申请补办乡镇企业建筑物的相关手续,并得到厦门市湖里区建设主管部门的盖章并签署‘同意’”。而且,湖里区人民政府于2016年5月23日向原告作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已经明确告知原告所申请的政府信息属于湖里区建设局的职责范围。据此,很明显,已经办理的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确系被告制作或是保存。
原告认为,法院(民事诉讼)不至于本末倒置,更不可能凭空捏造出忠仑社76-77号已经办理了《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的事实。被告的有效认定是法院认定的前提条件,因此,必须是忠仑社76-77号《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已经合法有效存在了,法院才会认定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已经办理了《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是合法建筑。
作为已经办理的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的制作或保存单位,被告对“厦门市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的《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依法公开,系其法定职责。而被告却故意不予公开,属于行政不作为,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
综上,原告请求:1.依法确认被告未依法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其作出的《厦门市湖里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告知书》(厦湖公开【2016】13号)行政行为违法,判决被告限期依法公开原告所申请事项;2.判决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告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湖里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
证明原告是享有合法的知情权的,原告为了主张自己的合法权益,于2016年12月15日依法向被告申请政府信息公开。
2.《厦门市湖里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告知书》(厦湖公开【2016】13号)。
证明被告于2017年1月6日向原告作出《告知书》,称其未制作、保存原告所申请公开的信息。被告不依法履行政府信息公开职责,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
3.被告邮寄《厦门市湖里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告知书》的邮单及物流信息。
证明原告于2017年1月7日收到被告邮寄的《告知书》。原告是在法定期限内提起行政诉讼的。
4.《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告知书》。
证明湖里区人民政府认定原告所申请的政府信息属于湖里区建设局的职责范围。
5.《合作意向书》。
证明行政关系:2010年9月8日贸洽会期间,湖里区江头街道办事处与原告就忠仑社76-77号(湖盛工贸厂房)达成合作协议,并且在厦门市湖里区投资事务局备案。原告与政府关于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建筑的行政协议仍未解除,即原告与忠仑社76-77号建筑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
6.《湖里区人民政府江头街道办事处关于调整忠仑社76-77号建筑物使用功能的情示》(湖江街[2010]47号)。
证明江头街道办事处向被告递交的请示中明确提出:原告拟将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地块用途改为商贸酒店及配套服务。即原告与忠仑社76-77号建筑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
7.《湖里区人民政府关于同意变更忠仑社76-77号建筑物使用功能的批复》(厦湖府[2010]97号)。
证明该批复表面上系上级机关对下级机关请示的批复行为,实质上却是针对原告的权利义务作出的批复,是对原告的行政承诺,也是行政许可,是政府给予原告的政府特许经营权利,是内部行政行为实质外化。
8.原告与厦门市金大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租赁合同》。
证明原告在与政府处签订行政协议后,随即与二房东厦门市金大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大房东厦门市湖盛工贸有限公司转租)签订忠仑社76-77号场所的《租赁合同》。
原告当庭补充证据:
1.《判决书摘录》;
2.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3)湖民初字第3636号;
3.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4)厦民终字第646号;
4.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4)闽民申字第1318号;
5.福建省厦门市人民检察院厦检民(行)监[2015]35020000055号《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
证据1-5证明生效的法律文书(民事判决)认定: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建筑物(湖盛工贸厂房)已经办理了《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应视为经主管部门批准建设。因此,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建筑物是合法建筑。可见,原告所申请公开的是已经真实存在的政府信息,且这个信息已经相关法院(民事诉讼)确认是合法有效的。
6.《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17]闽0206行初1号);
7.《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17]闽02行终164号)。
证据6-7证明生效的法律文书(行政判决)确认: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建筑物(湖盛工贸厂房)的《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系湖里区建设局所制作的政府信息内容。
被告厦门市湖里区建设局辩称:
一、原告提起的本案诉讼业经法院裁定按撤诉处理,依法应驳回起诉。
《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经人民法院传票传唤,原告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按照撤诉处理;被告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六条第一款规定,人民法院裁定准许原告撤诉后,原告以同一事实和理由重新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javascript:SLC(239820,0)?)〉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七)项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七)撤回起诉后无正当理由再行起诉的。
原告于2017年6月25日已就本案向湖里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但是因原告经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湖里区法院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八条规定,裁定按原告撤诉处理。
原告系自身原因导致案件按撤诉处理,原告法定代表人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公民,应对自己的行为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即应视为原告自己放弃权利撤回起诉,现又基于同一事实与理由再次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根据上述规定,依法应驳回起诉。
况且,若此种情形下,原告再次起诉可以认定为有正当理由,无异于表明在第一次诉讼中未在规定的传唤时间到庭参加诉讼,均可以再次起诉寻求司法救济,这将导致当事人恶意违反诉讼纪律和恶意诉讼,造成诉权的不当行使与滥用,也将极大地浪费有限的司法资源,损害法院的司法权威。
二、即使审查原告的具体诉讼请求,被告的答复程序合法,内容并无不当。
(一)被告作出答复的程序合法。
2016年12月15日,原告通过快递向被告提供《湖里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申请公开信息——2003年4月已经办理的厦门市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湖盛工贸厂房)《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
2017年1月6日,被告作出厦湖公开[2016]13号《厦门市湖里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告知书》,告知原告其申请公开的信息不存在,并通过EMS快递寄送前述告知书。
因此,从原告提出信息公开申请到被告作出答复并送达等程序,均符合法律、法规规定。
(二)被告作出答复的内容并无不当,适用法律、法规正确。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三)项规定,对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行政机关根据下列情况分别作出答复:(三)依法不属于本行政机关公开或者该政府信息不存在的,应当告知申请人,对能够确定该政府信息的公开机关的,应当告知申请人该行政机关的名称、联系方式。
根据《厦门市土地房产管理局关于乡镇企业土地房屋确权登记的实施意见》的规定,《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是为解决乡镇企业土地房屋确权登记的历史遗留问题,在房屋已经建成但因手续不全未能办理确权时提交的申请材料,用以当作确权登记的文件。《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涉及七个部门的处理意见,依据《厦门市土地房产管理局关于乡镇企业土地房屋确权登记的实施意见》,该表格持有并办理到各相关部门签署意见并盖章的主体为“乡镇企业”;该表格最后的申报收取单位为“各土地管理局”。而被告作为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和其他相关部门一样履行的是“过路盖章”职责,该表由确权申请人持有并保存,待多个相关部门盖章后由确权申请人提交给土地房产管理部门用以办理确权登记。被告既非工作表的制作单位,亦非最终的保存单位。
因此,原告申请的厦门市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湖盛工贸厂房)《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信息并非被告制作或保存,被告根据前述规定,已依法告知,内容上并无不当。
三、相关证据可以证明,原告持有《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一条规定:“为了保障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依法获取政府信息,提高政府工作的透明度……”,其立法目的是为了保障不掌握政府信息的公民的知情权。而本案原告明确持有并掌握其要求公开的信息,其“知情权”并未受到侵害,不符合《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保护的合法权益。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认为政府信息公开工作中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的,案件才受理。依据最高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八)行政行为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的。
原告的诉讼不符合政府信息公开的立法目的和法益保护对象,依法不应受理其诉讼。
四、原告申请公开其已经知晓的政府信息,依据最高院《关于进一步保护和规范当事人依法行政行政诉公的若干意见》第16条规定,应当依法不予立案。
五、原告已就《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多次、多角度、长期、反复提起大量诉讼。依据最高院《关于进一步保护和规范当事人依法行政行政诉公的若干意见》第15条规定,人民法院依法不予立案。
综上所述,原告提起本案诉讼系撤回起诉后无正当理由再行起诉情形,依法应驳回起诉。即使审查具体诉讼请求,被告作出的厦湖公开[2016]13号《厦门市湖里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告知书》无论是在程序上还是在实体上均符合法律、法规规定,依法应驳回起诉。
被告厦门市湖里区建设局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依据:
1.行政起诉状。
2.证据清单。
3.传票。
4.《行政裁定书》(2007)闽0206行初7号。
证据1-4共同证明原告于2017年6月25日已就本案向湖里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但是因原告经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湖里区法院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八条规定,裁定按原告撤诉处理。
因此,原告提起本案诉讼系撤回起诉后无正当理由再行起诉,依法驳回起诉。
5.《湖里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
6.《厦门市湖里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告知书》。
7.EMS快递单及物流信息截图。
证据5-7证明2016年12月15日,原告通过快递向被告提供《湖里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申请公开信息—2003年4月已经办理的的厦门市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湖盛工贸厂房)《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
2017年1月6日被告作出厦湖公开[2016]13号《厦门市湖里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告知书》,告知原告其申请公开的信息不存在,并通过EMS快递寄送前述告知书。
从原告提出信息公开申请到被告作出答复并送达等程序,均符合法律、法规规定。
另被告还提供了相应法律依据:
1.《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2.《福建省政府信息公开办法》;
3.《厦门市土地房产管理局关于乡镇企业土地房屋确权登记的实施意见》。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1-4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对证据5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对证据6的真实性、关联性无异议,合法性有异议;对证据7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4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对证据5-8、补充证据1-7的关联性有异议,对其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原告的证据1-3与被告的证据5-7基本重复,本院均予以采纳。对原告提交的证据4-8,与本案审理的信息公开申请答复无关,本院不予采纳。原告提交的补充证据1-7,是其认为其申请公开的“2003年4月已经办理的厦门市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湖盛工贸厂房)的《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政府信息存在的证据,本院暂予采纳。被告提交的1-4,涉及原告的起诉期限,本院予以采纳。
经审理查明,2016年12月15日,原告鹭海龙公司向被告厦门市湖里区建设局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申请公开:“2003年4月已经办理的厦门市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湖盛工贸厂房)的《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2017年1月6日,被告厦门市湖里区建设局作出《厦门市湖里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告知书》(厦湖公开【2016】13号)(以下简称《告知书》),答复:鹭海龙公司申请公开“2003年4月已经办理的厦门市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湖盛工贸厂房)的《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经查我局未制定也未保存该信息。原告于2017年1月7日收到被告邮寄送达的告知书后,不服该答复书,于2017年6月25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2017年9月22日,原告法定代表人张晓薇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在传票规定的时间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八条规定,裁定按原告厦门市鹭海龙房地产策划代理有限公司撤诉处理。原告于2017年10月8日重新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本院认为,原告鹭海龙公司在法定期限内提起行政诉讼,因自身原因未按时参加庭审,法院按撤诉处理,不属于主动撤回起诉,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人民法院裁定准许原告撤诉后,原告以同一事实和理由重新起诉的”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javascript:SLC(239820,0)?)〉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七)项规定“撤回起诉后无正当理由再行起诉的”情形。因此,原告鹭海龙公司不遵守诉讼纪律,不尊重司法严肃性,应当提出批评指正,但其仍属在法定期限内提起行政诉讼,依法应当受理。
另,原告鹭海龙公司向被告厦门市湖里区建设局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申请公开2003年4月已经办理的厦门市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湖盛工贸厂房)的《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并举证本院(2013)湖民初字第3636号民事判决书、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厦民终字第646号民事判决书、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闽民申字第1318号民事裁定书、福建省厦门市人民检察院厦检民(行)监[2015]35020000055号《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证明2003年4月已经办理的《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客观存在。庭审中原告对“已经办理”的工作表认为是已经经过工作表上所列各个部门盖章确权、有效的、真实存在的表格。经查,本院(2013)湖民初字第3636号民事判决书、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厦民终字第646号民事判决书、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闽民申字第1318号民事裁定书、福建省厦门市人民检察院厦检民(行)监[2015]35020000055号《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所依据的所有证据材料中均没有原告所谓的“已经办理”的《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原告在庭审中也确认其在参加上述案件的审理过程中从未见过其所谓的“已经办理”的《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的事实,说明原告申请被告公开的2003年4月已经办理的厦门市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湖盛工贸厂房)的《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是不存在的,原告明知其所谓的“已经办理”的《厦门市乡镇企业建筑物补办手续工作表》并未存在,却向被告申请公开。被告作出“未制定也未保存该信息”的告知书符合客观事实,被告已履行了法定职责。
综上,本院认为,被告厦门市湖里区建设局2017年1月6日作出的厦湖公开[2016]13号《厦门市湖里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告知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于鲁燕
人民陪审员  刘 芳
人民陪审员  吕雅龙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法官助理陈奕婷
书记员熊志平
附页:
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十二条有下列情形之一,被告已经履行法定告知或者说明理由义务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不属于政府信息、政府信息不存在、依法属于不予公开范围或者依法不属于被告公开的;
……

声 明

一、裁判文书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原则予以公布。有关当事人对公布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书面向本院申请更正或者撤销。

二、本院提供的裁判文书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裁判文书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院裁判文书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本院裁判文书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院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院裁判文书信息。

上一篇 厦门市湖里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郑永锡非诉执行审查行政裁定书 下一篇 林元焰与莆田市城厢区华亭镇人民政府、莆田市城厢区华亭镇埔柳村民委员会土地行政强制一审行政判决书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西二环北路58号 邮编:350003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闽ICP备13014295号 技术支持:中国联通 东南助力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