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岩市永定区洪山祥润石场与福建省龙岩市国土资源局资源行政管理:地质矿产行政管理(地矿)一审行政判决书

(2017)闽0802行初5号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

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7)闽0802行初5号
原告龙岩市永定区洪山祥润石场,住所地龙岩市永定区洪山乡抚硕村,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508225934834494。
投资人郑善林。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懿乾,福建乐康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
被告福建省龙岩市国土资源局,住所地龙岩市新罗区西城莲花小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3508000040829988。
法定代表人陈学良,局长。
委托代诉讼理人倪秋萍,女,龙岩市国土资源局科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莫延辉,福建博益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
原告龙岩市永定区洪山祥润石场(下称:祥润石场)诉被告福建省龙岩市国土资源局地质矿产行政管理一案,于2017年1月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当日立案受理后,于2017年1月11日向被告送达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参加诉讼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2月2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祥润石场的投资人郑善林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懿乾,被告龙岩市国土资源局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倪秋萍、莫延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诉行政行为:龙岩市国土资源局作出《关于永定县洪山祥润石场申请采矿许可证延续的答复》(龙国土资函[2016]148号),答复不再办理原告祥润石场的采矿许可证延续手续。
原告祥润石场诉称,2003年9月10日祥润石场通过司法拍卖取得采矿权,受让后采矿许可证号由3526009940010号变更登记为3526000520001号,2009年6月16日采矿许可证号变更登记为C3508002010127120089642。经营期间,原告足额缴纳了生态环境治理保证金。2014年12月8日,祥润石场向龙岩市国土资源局递交了《申请办理采矿许可证延续报告》,但龙岩市××××区国土资源局口头告知原告矿区在国家森林公园范围内,不得办理延续登记手续。2015年4月14日,被告发出《限期办理延续采矿权登记手续通知书》,通知原告于2017年3月8日前备齐要件材料申请办理延续采矿权登记手续。2016年12月27日,被告向原告发出《关于永定县洪山祥润石场申请采矿许可证延续的答复》,答复不再办理原告的采矿许可证延续手续。原告至今未收到祥润石场矿区位于王寿山国家森林公园范围内以及永定区政府决定关闭原告矿山的文件,被告以此作为不再办理原告采矿权延续手续不符合法律规定,为此,原告提起行政诉讼,请求:一、判决撤销被告作出的《关于永定县洪山祥润石场申请采矿许可证延续的答复》(龙国土资[2016]148号)第一条:不再办理原告采矿许可证延续手续;二、判令被告立即为原告办理延续采矿权登记手续。
被告龙岩市国土资源局辩称,被告作出的《关于永定县洪山祥润石场申请采矿许可证延续的答复》(龙国土资[2016]148号)符合法律规定。理由:2005年3月,原告办理了采矿许可证,有效期限自2005年3月至2015年3月。2010年12月,被告向原告换发了采矿许可证,证号变更为C3508002010127120089642,有效期限至2015年3月8日止。原告未在采矿权有效期限届满前提出延续申请,被告于2015年5月5日发出《限期办理延续采矿权登记手续通知书》,通知原告于2017年3月8日前备齐要件申请办理延续采矿权登记手续,逾期或不符合延续条件的,被告将不予办理。2015年12月22日,原、被告签订《永定县洪山祥润石场矿山生态环境恢复治理承诺书》,原告承诺在2015年12月31日前缴存生态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1088.68万元。之后原告未依约按时支付保证金。2016年10月10日,被告向原告送达了《关于限期缴存矿山生态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的通知》,限原告于2016年11月30日前缴存欠缴的矿山生态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1088.68万元,但原告至今未向被告支付保证金。2016年12月19日,被告收到原告以邮寄方式提交的《申请办理采矿许可证延续报告》。审查过程中,被告得知原告的矿区范围在王寿山国家森林公园范围内,永定区国土资源局、林业局已于2016年11月21日联合发文提请永定区人民政府关闭该矿山,永定区人民政府于2016年12月22日批复同意关闭该矿山。因此,2016年12月28日被告向原告送达《关于永定县洪山祥润石场申请采矿许可证延续的答复》,答复不再办理原告的采矿许可证延续手续;并告知原告在被告发出催告书十日内仍未缴纳保证金的,被告有权申请强制执行。综上,被告认为其作出的被诉行政行为合法,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以驳回。
原告祥润石场提供以下证据:
1、祥润石场采矿许可证(证号C3508002010127120089642),以证明祥润石场采矿许可证的有效期限至2015年3月8日。
2、原、被告双方签订的《矿山生态环境恢复治理协议书》、结算凭证,以证明原告已经履行协议约定,缴纳了保证金68.66万元;被告无权要求原告补缴生态保证金1088.68万元。
3、《申请办理采矿许可证延续报告》,以证明原告于2014年12月8日向被告申请办理采矿许可证延续手续。
4、被告出具的《限期办理延续采矿权登记手续通知书》,以证明被告要求原告在2017年3月8日前申请办理延续采矿权登记手续。
5、永定县建材公司的采矿许可证、拍卖公告、采矿权转让初审意见表、民事裁定书、采矿权换证登记审批责任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祥润石场采矿许可证(3526000520001)、转让协议书,以证明原告通过司法拍卖程序合法取得采矿许可证。
6、被告出具的《关于永定县洪山祥润石场申请采矿许可证延续的答复》(龙国土资函[2016]148号),以证明被告以永定区人民政府作出的《关于关闭永定县祥润石场横岗背饰面花岗岩矿等两家矿山的批复》作为不再办理原告采矿许可证延续手续的依据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
7、证人陈某的当庭证言,以证明原告多次提交采矿许可证延续申请报告;永定区洪山乡政府组织矿山业主开会,表示缴清保证金就可以办理采矿许可证延续手续。
经庭审质证,被告对证据1无异议;对证据2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认为该协议书已失效,原告未按承诺书约定缴纳保证金;对证据3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认为被告是在2016年12月19日收到申请报告,之前未收到原告任何申请延续采矿许可证的申请材料;对证据4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认为根据规定,采矿权人可以申请延续手续,在采矿许可证到期后两年内,行政机关不会对其他人设置采矿权,如果采矿权人提出申请,是可以办理采矿许可证延续手续;对证据5认为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对证据6认为被告已答复不再办理原告的采矿许可证延续手续,同时通知原告限期缴存保证金;对证据7认为被告是在2016年12月收到原告邮寄的申请材料,之后马上作出了答复。
被告龙岩市国土资源局提供以下证据:
1、祥润石场的采矿许可证二份、福建省国土资源评估中心出具的《评审意见书》一份,以证明原告祥润石场的采矿许可证登记情况。
2、《限期办理延续采矿权登记手续通知书》及送达回执单,以证明被告于2015年5月5日通知原告按期申办延续采矿权登记手续。
3、《永定县洪山祥润石场矿山生态环境恢复治理承诺书》,以证明原告于2015年12月22日向被告承诺按期缴纳生态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第一期68.66万元已缴清,第二期1088.68万元应于2015年12月31日前缴存。
4、《关于限期缴存矿山生态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的通知》及送达回执单,以证明被告要求原告在2016年11月30日前缴存欠缴的生态恢复治理保证金1088.68万元。
5、《群众来信、来访批办单》(龙国土资信[2016]84号)、《申请办理采矿许可证延续报告》、信封及邮戳,以证明被告于2016年12月9日收到原告出具的2014年12月8日《申请办理采矿许可证延续报告》。
6、龙岩市××××区国土资源局出具的《关于核实华兴石料场和洪山祥润石场占用林地区位情况的函》(永国土资函[2015]90号)、《关于再次核实华兴石料场和洪山祥润石场占用林地区位情况的函》(永国土资函[2016]44号)、《龙岩市××××区林业局对区国土资源局关于再次请求核实华兴石料场和祥润石场占用林地区位情况的函复函》、《国家林业局关于同意建立大兴古桑等62处国家森林公园的批复》(林场发[2004]217号)、《福建省林业厅转发国家林业局关于同意建立武夷山等4处国家森林公园批复的通知》(闽林综[2005]2号)、《关于提请关闭永定县洪山祥润石场横岗背饰面花岗岩矿等两家矿山的报告》(永国土资[2016]397号)、《龙岩市永定区人民政府关于关闭永定县洪山祥润石场横岗背饰面花岗岩矿等两家矿山的批复》(永政综[2016]258号),以证明原告的矿区范围在国家林业局批复建立的王寿山国家森林公园范围内;永定区国土资源局、林业局于2016年11月21日联合发文提请永定区人民政府关闭该矿山,永定区人民政府于2016年12月22日批复同意关闭该矿山。
7、《关于永定县洪山祥润石场申请采矿许可证延续的答复》《龙国土资函[2016]148号》及附件《催告书》、送达回执单,以证明被告对原告祥润石场延续采矿许可证的申请作出答复,并于2016年12月28日送达给原告,告知原告其采矿许可证已过期失效,且在王寿山国家森林公园范围内,永定区政府已决定关闭原告的横岗背饰面花岗岩矿,因此被告不再办理原告的采矿许可证延续手续,同时通知原告限期缴存保证金。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证据1无异议;对证据2真实性无异议,认为原告提交申请材料并未超过被告规定的时间,被告并未明确需提交哪些材料;对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认为被告不能以承诺书作为收取保证金的依据;对证据4真实性无异议,认为被告以原告未缴纳保证金作为不再办理原告采矿权延续手续的依据是不符合规定的;对证据5真实性无异议,认为原告提交申请材料并未超过被告规定的期限;对证据6认为无法证实原告矿区在王寿山国家森林公园范围内;对证据7真实性无异议,认为原告正在办理采矿权延续手续,认定原告采矿证过期失效是错误的,被告不再办理原告采矿权延续手续不符合法律规定,且适用法律错误,承诺书不能作为被告收取保证金的依据。
本院审查证据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7无法证明其主张,其他证据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与本案有关联,本院予以认定,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证据。被告提供的证据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与本案有关联,本院予以认定,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证据。
经审理查明,2005年3月,原告祥润石场办理了采矿许可证(证号352600052001),有效期限自2005年3月至2015年3月。2010年12月8日,原告重新办理了采矿许可证,证号变更为C3508002010127120089642,有效期限自2010年12月8日至2015年3月8日。2011年5月24日,原、被告双方签订《矿山生态环境恢复治理协议书》,主要约定原告应缴纳保证金68.66万元。之后原告依约分期向被告缴纳了保证金。原告采矿许可证有效期限到期后未向被告书面提交申请延续登记材料,为此被告于2015年5月5日向原告送达了《限期办理延续采矿权登记手续通知书》,通知原告于2017年3月8日前备齐要件材料,向被告申请办理延续采矿权登记手续,逾期或不符合延续条件的,被告不予办理。2015年12月22日,原告向被告出具《永定县洪山祥润石场矿山生态环境恢复治理承诺书》,承诺在申领采矿许可证前按2期缴存保证金1157.34万元,第一期68.66万元已缴清,第二期1088.68万元于2015年12月31日前缴存,等等。后原告未按承诺书约定缴纳保证金,2016年10月10日,被告向原告送达《关于限期缴存矿山生态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的通知》(保证金[2016]11号),限原告于2016年11月30日前缴存欠缴的矿山生态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1088.68万元。原告至今未向被告缴纳保证金。2016年12月19日,被告收到原告以邮寄方式提交的《申请办理采矿许可证延续报告》。2016年12月27日,被告作出《关于永定县洪山祥润石场申请采矿许可证延续的答复》(龙国土资函[2016]148号),答复根据龙岩市永定区人民政府《关于关闭永定县洪山祥润石场横岗背饰面花岗岩矿等两家矿山的批复》(永政综[2016]258号)文件,依照相关规定,被告不再办理原告的采矿许可证延续手续;同时告知原告在收到催告书后十日内仍未缴纳生态恢复保证金1088.68万元,被告有权申请强制执行。2016年12月28日被告将该答复及附件《催告书》送达给原告。现原告认为采矿权证符合延续登记条件,被告作出的《关于永定县洪山祥润石场申请采矿许可证延续的答复》侵犯其合法权益,遂诉至本院,请求判如所请。
另查明,2004年12月,国家林业局作出《关于同意建立大兴古桑等62处国家森林公园的批复》(林场发[2004]217号),同意在龙岩市××××区建立王寿山国家森林公园。2015年12月9日、2016年5月31日,永定区国土资源局发函要求永定区林业局核实原告祥润石场矿山矿区范围是否在王寿山国家森林公园范围内。2016年6月14日,龙岩市××××区林业局作出《对区国土资源局关于再次请求核实华兴石料场和祥润石场占用林地区位情况的函复函》,答复永定区国土资源局:祥润石场矿区范围在王寿山国家森林公园范围内。2016年11月21日,永定区国土资源局、林业局联合发文《关于提请关闭永定县洪山祥润石场横岗背饰面花岗岩矿等两家矿山的报告》,提请永定区人民政府同意将祥润石场列入关闭对象。2016年12月22日,永定区人民政府作出《关于关闭永定县洪山祥润石场横岗背饰面花岗岩矿等两家矿山的批复》(永政综[2016]258号),主要内容为:鉴于祥润石场采矿证已过期失效,且在王寿山国家森林公园范围内,经研究,决定关闭祥润石场横岗背饰面花岗岩矿,同时责令祥润石场对矿区进行生态修复治理。
本院认为,根据福建省国土资源厅制定的《矿业权退出实施方案》,原告祥润石场有权在采矿许可证有效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内即在2017年3月8日前备齐要件材料,向主管部门申请办理采矿权延续登记手续。但矿山企业办理采矿权延续手续应当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原告祥润石场矿区范围在国家林业局批复同意建立的永定区王寿山国家森林公园范围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第二十条第(五)项规定,非经国务院授权的有关主管部门同意,矿山企业不得在国家规定的重要风景区内开采矿产资源;同时龙岩市永定区人民政府已作出批复决定关闭原告祥润石场,因此,被告龙岩市国土资源局答复不再办理原告的采矿许可证延续手续,适用法律、法规正确,且程序合法。综上,被告龙岩市国土资源局作出《关于永定县洪山祥润石场申请采矿许可证延续的答复》符合法律规定;原告祥润石场的全部诉讼请求,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第二十条第(五)项,《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驳回原告龙岩市永定区洪山祥润石场要求撤销被告龙岩市国土资源局于2016年12月27日作出的《关于永定县洪山祥润石场申请采矿许可证延续的答复》(龙国土资[2016]148号)第一条:被告龙岩市国土资源局不再办理原告龙岩市永定区洪山祥润石场采矿许可证延续手续的诉讼请求。
二、驳回原告龙岩市永定区洪山祥润石场要求判令被告龙岩市国土资源局为原告办理采矿权延续登记手续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龙岩市永定区洪山祥润石场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陈    陆
人民陪审员 苏  新  生
人民陪审员 李  丽  华
二〇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易小燕(代)
附:主要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
第二十条非经国务院授权的有关主管部门同意,不得在下列地区开采矿产资源:
(一)港口、机场、国防工程设施圈定地区以内;
(二)重要工业区、大型水利工程设施、城镇市政工程设施附近一定距离以内;
(三)铁路、重要公路两侧一定距离以内;
(四)重要河流、堤坝两侧一定距离以内;
(五)国家规定的自然保护区、重要风景区,国家重点保护的不能移动的历史文物和名胜古迹所在地;
(六)国家规定不得开采矿产资源的其他地区。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http:?/??/?205.9.1.7?/?claw?/?ApiSearch.dll?ShowRecordText?Db=chl&Id=0&Gid=239820&ShowLink=false&PreSelectId=65470536&Page=0&PageSize=8&orderby=1&SubSelectID=65472160"\l"m_font_1?)原告的诉讼请求。

声 明

一、裁判文书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原则予以公布。有关当事人对公布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书面向本院申请更正或者撤销。

二、本院提供的裁判文书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裁判文书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院裁判文书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本院裁判文书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院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院裁判文书信息。

上一篇 林素珠一审行政裁定书 下一篇 卢孔英与福州市晋安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民政行政管理(民政)一审行政判决书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西二环北路58号 邮编:350003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闽ICP备13014295号 技术支持:中国联通 东南助力

                           您是第位访客